第二百九十章 爷孙!

作者:帅气的大叔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天御龙诀最新章节!

    “爷爷?”

    不知何时,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儿突然现身。

    他是何时出现的,连龙敖都没注意到。

    直到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起,龙敖和赵香菱的目光才聚集到他的身上。他唇红齿白,眉似卧蚕,天庭饱满,一双眼睛清澈如水。

    他穿着一袭白衫,身高不过三尺多一点,虽然是个孩童,但看上去有些早熟,好似一个小‘大人’。

    “好俊俏的小娃娃。”赵香菱小声嘀咕,暗自赞叹道。

    龙敖也是暗自赞叹,无疑,那个小娃娃是极其漂亮好看的。天庭饱满,一双眼睛又极其的漂亮,璀璨的仿佛天上最耀眼的星星,又仿佛是地上最清澈的两道清泉。

    他的容貌,和花幽语有几分相似,除了眼睛和额头。

    花幽语的眼睛,勾魂夺魄,媚态横生,仿佛天生的妖精与尤物。而那个小娃娃,他的眼睛却清澈无比,似乎可以净化世间一切丑恶的人心。

    这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小娃娃,只不过有些男生女相了。

    之所以说他男生女相,是因为他的额头。在他的眉心,有一朵彼岸花的印记。

    一个男娃娃,眉心却有一朵花的印记,虽然是彼岸花,但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倘若是一只小兽的印记,那倒也还罢了,一朵花,总显得有些阴柔了一些。

    倘若他是个女娃娃,那一朵花的印记,倒也蛮合适的。只可惜,看他的装扮,很明显就是男娃娃的装扮。

    “你们这些坏人,不许伤害我爷爷。”迈开脚步,这小娃娃很快冲向了苍梧道人。

    一朵白色的彼岸花子他的眉心飞出,那朵彼岸花轻轻摇曳,苍梧道人身上的黑色的火焰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主!”小娃娃的出现,让苍梧道人心中一紧。

    他警惕万分的看着龙敖、赵香菱和花幽语。这三个人来路不明,一个圣域境界的高手,还有一个虽然是乾坤境巅峰,但却是盖世天才,具备跨境界征战强敌的天赋和能力。

    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在弄清楚他们的来历之前,万事小心为妙。万一他们伤了小娃娃,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苍梧道人第一时间冲到了小娃娃跟前,他一把将小娃娃抱在了怀里。

    “少主...”这小娃娃一出现,就帮他化解了棘手的问题,使他免受皮肉之苦。苍梧道人心中感激涕零,念及两人的身份,他居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我不是少主子,你是我爷爷。咱爷俩相依为命,一辈子不离不弃。”苍梧道人狼狈万分,胡子都被烧掉了许多,身上的衣服也破了,衣衫褴褛,如同乞丐一般。小娃娃却不嫌弃他,他伸出小手,替他摸了摸脸上乌黑的痕迹。

    “爷爷,疼不疼?”小娃娃用手蹭了蹭苍梧道人脸上的伤口,很关切的询问他。末了,还冲那伤口吹了口气,好似要减缓苍梧道人的疼痛。

    “不疼。爷爷不疼。”苍梧道人终于忍耐不住,浑浊的老眼,居然淌下两横泪来。

    “他们居然是主仆身份?这倒奇了。不过这个小娃娃,聪慧无比,这么懂事,实在是太可爱了。他这般重情重义,长大了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少女。”赵香菱暗自嘀咕。

    “幽语,你没事吧?”龙敖倒是更关心花幽语的状态和伤势。

    研究争斗落幕,暂时告一段落,他赶紧跑过去看花幽语的状态。

    “咳咳。”花幽语身形一颤,居然咳出了两大口血。她的脸色无比苍白,仿佛生了一场大病。

    显然,她是拼尽全力才抵挡住了苍梧道人的三招。虽然她天赋过人,具备越境界杀敌的能力,但在争斗过程中,她还是受了伤。

    “我给你疗伤。”说着,龙敖就要帮花幽语疗伤。

    “先不忙。”花幽语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那个小娃娃。

    便在这时,小娃娃环视一周,冷眼扫视着赵香菱、花幽语和龙敖。看见花幽语在盯着他,他的目光也集中到了花幽语身上。

    两人视线交错,花幽语心中一颤,心道:“这小娃娃,怎地如此像我哥哥?我哥哥小时候,也如他这般。像,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坏人,全都是坏人。”小娃娃脆生生的喊道,随后倔强的转过头去,再也不看花幽语一眼。

    “前辈...”花幽语赶忙上前,和苍梧道人打招呼。

    “小友天纵奇才,老夫佩服。多谢小友手下留情,要不然,老夫非受重伤不可。”苍梧道人冲花幽语点头。他的眼中有钦佩赞赏之色。

    见花幽语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苍梧道人当即醒悟。

    沉吟良久,他说道:“东陵妃亡故之后,我曾暗自立下誓言,此生,绝对不再救任何一个被石气侵入身体的人。我这一生,只一心一意辅佐少主,等她长大成人。抚养少主长大,这是我唯一的使命与责任。为此,我遣散门徒,隐居深山。我已经隐居很久了,却不想,今日又要违背自己当初立下的誓言。也罢,既然你胜了,我便帮你的朋友疗伤。”

    “好奇怪的誓言?东陵妃亡故,你为何要立下这样奇怪的誓言呢?”赵香菱出言询问。

    她看出苍梧道人心中有芥蒂,他似乎很不愿意帮龙敖疗伤。

    “当初,东陵妃也救过一个被石气侵入身体的人。结果,就是因为那一次的事情,东陵妃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从那以后,我便发誓,任何一个被石气侵入身体的人到此,我都只是见死不救。哪怕你们再求我,也是没有用。只可惜,你们有一个好朋友。花幽语,这位小友,实在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俊杰,是她救了你师父,你们应该感谢她。”苍梧道人也不隐瞒,一语道破了其中的关键。

    虽然不明白东陵妃为何会因为救了一个被石气侵入身体的人而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东陵妃的死,给苍梧道人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否则,他也不会立下如此奇怪的誓言。

    龙敖和赵香菱相视一眼,俩人眼中皆有疑惑,不过谁都没有再追问下去。

    苍梧道人答应帮龙敖疗伤,那么此行的目的便已经达到了。再问别的事情,徒惹苍梧道人伤悲,这是很愚蠢很没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如果惹恼了苍梧道人,那可就大大的划不来了。

    见俩人不再问什么,苍梧道人也苦笑了几声。

    归隐深山多年,他还是没能磨掉那份争强好胜的心,一时大意,居然再次何人打赌,并且失败了。

    虽然有违当初的誓言,可只要能平安度过此事,送这几个人离开东陵道场,那倒也罢了。

    “前辈,这个小娃娃。”苍梧道人以为花幽语欲言又止,是想请求他帮龙敖疗伤。事实上,花幽语却更关心那个小娃娃。

    顿了顿,花幽语还是鼓起勇气问了起来,“这个小娃娃,他叫什么名字?”

    “你问这个作甚?”苍梧道人脸色立即转冷,他的神色都冷淡了不少。

    他眼中精光暴射,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和花幽语拉开了距离。他就如同一只紧绷心弦随时准备暴起发难的狮子,死死的盯着花幽语。

    一旦她敢对那小娃娃有任何的不轨举动,苍梧道人势必再次动手,和几人进行生死大战。

    “他长的很像一个人。”花幽语悠然说道。

    话音落下,两朵彼岸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的身旁,一朵白净素雅,一朵红的妖艳。那两朵彼岸花随风摇曳,一刹那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