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妖艳的血光!

作者:帅气的大叔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天御龙诀最新章节!

    九天御龙诀运转,身上的伤势全然恢复,龙敖感觉到再无半点阻滞。

    “多谢前辈。”龙敖躬身行礼。

    “非我之功,你要感谢的,是那个小丫头。她人很好,有这样的朋友,人生一大幸事。”苍梧道人言道。

    说着,就站起身,转身离去了,再也不理会龙敖。

    龙敖离开密室,见到花幽语和赵香菱的时候,她们正在逗弄着花子陵。

    花子陵实在是惹人喜爱,谁见了都要上去逗弄两下。

    “这小家伙,还真是可爱。只不过长相像个女娃娃,太显得阴柔了一些。”龙敖上前,捏了捏小家伙的脸颊,小家伙抬头,茫然的看着他。

    “小家伙,来,叫声叔叔听听?”龙敖哈哈大笑。

    伤势痊愈,他心情大好,言语不经意间就轻松了许多。

    “你的伤好了?”花幽语偏头问他。

    “全然好了。非但如此,比以前,更强了。”龙敖笑道。

    “果然痊愈了,简直太好了。”赵香菱走上前来,看了看龙敖的胳膊,还捏了捏,血肉的触感、以及炽热的温度从她的指尖传入到脑海里,她立时确认,龙敖的伤真的好利索了。

    “只是,你的伤...”龙敖现在反倒记挂起花幽语来。

    花幽语当初也受伤了,她的伤一直没好利索,又和苍梧道人拼斗了一番,伤势又加重了一些。

    “无碍。过一段时间,我的伤势必能痊愈。”花幽语并不担心自己的伤势。

    事实上,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还有花子川。可能是因为血脉或是体质的缘由,他们的伤势,恢复的比常人要慢一些。但是,他们的生命力极其顽强,纵然受伤极重,也很难死掉。

    见花幽语满不在乎的样子,龙敖叹息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事实上,他是想帮助花幽语疗伤的,可花幽语性子比较高冷,还特别的要强。她不太习惯于借住旁人的力量。

    和她相处这么些天,龙敖多少对她的性格有些了解。见她这副神态,便也不提帮她疗伤的事情。

    “咯咯,这小家伙,可真是有趣。”赵香菱逗弄着花子陵,花子陵却也不认生,和她一起玩闹着。

    “啊!”

    花子陵正兴起,咯咯直笑,突然,她惊叫一声,浑身瑟瑟发抖。

    龙敖、赵香菱全都被她的尖叫声给吸引了注意力。

    俩人偏头看去,只见花子陵眉心的那朵彼岸花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而赵香菱,身子一软,已经晕倒在地。

    “这?她怎么了?”龙敖大惊,赶紧冲上去查看。

    “子陵?子陵?醒醒?”花幽语抱着花子陵,拍打着她的脸颊,她的眼中,尽是担忧惧怕之色。

    龙敖回头看了花子陵一眼,她的眼神变的茫然而空洞,好像失了魂儿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龙敖出言询问。

    变故陡生,让人始料未及。他隐隐有几分不安。

    “子陵,醒醒啊?”花幽语咬破中指,用自己的血,在她的眉心画了一个很怪异的图案。

    然而,却毫无作用。

    花子陵眼神依旧茫然,整个人都变得阴冷无比,她的眸子里,隐隐有细微的小斑点在闪烁。

    “少主?”苍梧道人一闪身,冲了出来。

    看到花子陵那般模样,苍梧道人脸色大变,立即冲了上去。

    “快,快封住她。”苍梧道人惊慌失措,言语里居然有一丝慌乱。

    “我已经用镇魂符布下了封印,可是...”花幽语百思不得其解。

    “用你的血液?”苍梧道人神色更加难看。

    花幽语点点头,眼中也闪过一丝慌乱。

    “糟了!”苍梧道人懊恼无比,甚至还有一丝惧怕。他咬破舌尖,沾了点血液,直接涂抹在了花子陵的眉心处。

    看样子,他和花幽语还是不太一样,他似乎不懂得镇魂符的画法。

    噗!

    那朵彼岸花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苍梧道人的血液,在第一时间就化作了一团火焰。花幽语先前画的镇魂符,也在第一时间被毁灭掉了。非但如此,她用血液画的镇魂符,反而增添了彼岸花的力量,有更多的血红色的光芒散发出来。

    花子陵的生命迹象在逐渐的消失,好像随时都会消亡。

    只是,此时,在场每一个人都觉得心惊肉跳。花子陵身上,有一种极为恐怖的气息散发出来。

    龙敖隐隐觉得,那股气息有一种毁灭、死寂、衰败、消亡的意味。

    到了这个时候,龙敖也坐不住了。他也顾不得查看赵香菱的状态,赶紧冲了上来。

    “他这是怎么了?”龙敖在一旁询问。

    “借你的血一用!”

    刷!

    白光一闪,苍梧道人已经用刀划破了龙敖的手腕。鲜血飘洒,不要本钱的流淌下来。

    苍梧道人大手一挥,血液聚而不散,全都在他的掌心聚集。

    “少主,你可千万要挺住啊!”苍梧道人猛地一掌,直接拍在了花子陵的额头上。

    花子陵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两下,眉心散发出的血红色光芒却是被止住了。

    “再来点儿。”苍梧道人很是果断,反正不是用自己的血,刀光一闪,又在龙敖手腕处划了一道口子。

    “我靠。这是在搞什么?要不是看在你帮我疗伤的份上,我早就怒了。到此为止了,你可别太过分。”龙敖心中暗自嘀咕。

    可这个念头刚一闪过,寒光一闪,苍梧道人又在龙敖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

    血流如注,血如泉涌。

    那些血液,全被拍在了花子陵的额头上。

    “还好,还好。少主福大命大,福泽绵长,我就知道少主能活下来的。”

    鲜红的血液聚而不散,遮住了那朵彼岸花。血红色的光芒,也终于消失了。花子陵身上的生命迹象也在逐渐增强。

    “前辈,这是不是应该有我的功劳?”龙敖嘴角抽了抽,幽幽说道。

    “那是自然,少主能安然无恙,你功不可没。”苍梧道人尴尬的笑了笑。

    刚才他太过担忧花子陵,倒是把龙敖给忽略冷落了。

    “子陵是个女娃娃?”看见花子陵黯然无恙,花幽语才出言询问。

    “当然了。幸好少主年龄小,不然,铸成大错,可就没法收场了。”苍梧道人言道。

    “乖乖,幸好不是男孩子。要不然眉心一朵花,看上去也太恶心了些。”龙敖再次看了看花子陵,她唇红齿白、眉似卧蚕。这小家伙,却是男孩子的打扮。正是因为她穿的衣服,龙敖和花幽语一行人才误以为她是个男娃娃。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才恶心。”花幽语呛了他一句。她拨弄了一下花子陵的头发,笑了说道:“挺好。纵然是男娃娃,长大了也是个美男子。”

    龙敖撇撇嘴,心中一阵恶寒。

    顿了片刻,龙敖挠挠头,询问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觉得,她的生命迹象在逐渐流失,好像快要死了?”

    “这是我们花家的血脉的缘故,听我哥哥说,我们家的人。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同常是在六岁之前。六岁之后,便不会再出现了。所以,六岁,对我们花家来说,是一道坎。我的很多族人,都活不过六岁。”花幽语神色平静,似乎对这一切,早已经习以为常。

    “你的族人?你不是只和你哥哥两个人相依为命么?你怎么还会有族人?”龙敖讶然。

    “我是爸妈生的,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听我哥哥说,我的族人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我哥哥一直想带我返回家族,可直到他亡故,也没能如愿。”花幽语诉说着,她的脸上又有了哀伤之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