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古碑破杀阵!

作者:帅气的大叔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天御龙诀最新章节!

    大口喘着粗气,龙敖运转九天玉龙诀,开始疗伤。

    手一挥,一枚枚灵晶从他手上的纳戒中飞出,刚一出现,便直接燃烧,化作最为纯粹的元气。

    龙敖张口一吸,灵晶所化的元气,便被他纳入己身,玄功运转,龙敖的魂力快速的恢复着。

    连番苦战,片刻也没停留,龙敖也有些吃不消。

    “嗯?怎么突然安静下来了?”血魔杀阵之外,看见血云突然平静下来,方小林惊疑,发出了声音。

    “死了。那笑出声一定是死了。死的好,死的太好了。”下一个刹那,方小林就醒悟了,他以为龙敖死在了血魔杀阵之中。

    “师兄。快撤掉法阵吧,那小畜生死了,被血魔杀死了。”方小林大喜,三两步冲到正在运功疗伤的陈度面前,对他说道。

    陈度也睁开眼睛,他却没有撤去法阵。

    掐了几个印诀,陈度感应了一下法阵,随后,便眉头紧皱。

    “奇怪。”陈度暗自疑惑。

    “怎么了?”方小林纳闷。

    “那小畜生,不像是死了。就算是被血魔杀死,这么短的时间内,血魔杀阵之中,应该还存留有他的气息才对。可我却完全没感应到。那小畜生的气息,全然消失了,好似根本没出现在阵中。”陈度出言。

    “什么?那小畜生逃跑了?这怎么可能?血魔杀阵,是我黑白魔宗的第一杀阵,他怎么可能逃跑呢?除非他对阵法之道领悟极深。”方小林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的脸上出现了担忧之色。

    龙敖和他们已是不死不休,如果龙敖跑了,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定然会被龙敖斩杀当场,陨落在此。

    “我对阵法领悟的并不深,我虽然可以布下残缺的血魔杀阵,可这杀阵的十杆令旗,却是宗主赐予我的。如果我对血魔杀阵参悟的更深刻一些,我就可以随意进出血魔杀阵形成的一方小世界。可现在,我只能从外界感应杀阵里面的变化,了解的并不十分透彻。”陈度出言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方小林面有难色。

    这样的变故,让他始料未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血魔杀阵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这是以前从来没出现过的。

    “再等等吧。只要血魔杀阵不破,那小畜生纵有通天彻地只能,也绝对会死在阵中,没有人能救得了他。”陈度道。

    现在,血魔杀阵已经开启,龙敖又被困在阵中。局面对他们有利,只要杀阵不被破掉,龙敖就永无存活的可能。

    说罢,陈度又开始疗伤。而方小林则坐立难安,在密林外来回踱步,时不时看一眼那张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的血色大网。

    寒风呼啸,夜色,很快褪去。

    到了破晓时分,方小林再也按捺不住了。

    “师兄。现在怎么办?血魔杀阵没起任何波澜,那小畜生,要么是在大阵中了,要么,就一定是从大阵之中逃跑了。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弄明白事情的结果。”

    “也好。困在阵中这么久,纵然不死,他的实力也衰退的厉害。如果他还苟延残喘着,我们师兄弟两个,便亲手结果了他。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事情太过诡异,陈度也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

    无论如何,他们总是要弄清楚情况的。

    “我这便收回令旗,撤去法阵。如果那小畜生死了,我们便径直去往溪龙城,将龙家彻底铲除,连根拔起,永绝后患。”说着,陈度便站起了身子。

    大手一挥,他便要收回令旗。

    然而,这一刻,变故陡生。

    那张血色大网,突然开始膨胀起来。

    “这?怎么回事?”陈度立即收手,仓皇后退,他脸色瞬间煞白,一丝血色都没有。

    “那小畜生还活着?”方小林也傻眼了,嘴巴张开,惊得目瞪口呆。

    俩人尽皆后退,闪出去老远,看着那张血色大网。

    放眼望去,血色大网忽然间膨胀了几分,几个呼吸之后,血色大网之下,一缕灰黑色的雾气一闪而逝。

    “那是什么东西?刚才那缕灰黑色的雾气到底是什么?”陈度惊叫出声,他的心砰砰乱跳,犹如战鼓在擂动。

    “不,不知道啊。”方小林眼中有惊恐之色,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在方小林和陈度暗自惊惧的时候,血魔杀阵之中,龙敖却疯狂大笑。

    灰黑色的莽苍古碑的石气从莽苍古碑中流转而出,翻腾奔涌,护住了他的周身。莽苍古碑的石气,十分的霸道,灰黑色雾气所过之处,血色云雾纷纷溃散。

    血色云雾溃散,那十只血魔,仿佛失去了能量来源,成了无根之萍,立即就困顿萎靡下来。

    “哼哼,给我死。给我毁灭吧。”九天御龙诀运转,龙敖全力催动莽苍古碑。扬手一抛,莽苍古碑被他高高高高的抛起。

    莽苍古碑在高空中旋转着,灰黑色的雾气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郁。

    血色云雾纷纷溃散,短短片刻时间,这一方世界之中,全部被灰黑色的莽苍古碑的石气所充斥。

    龙敖疯狂大笑,抬眼看向高空。

    忽然,一抹蓝色的光芒一闪即逝,血魔杀阵终于有了溃散的迹象。

    “师兄,那是...”方小林颤抖着手指着那张血色大网,哆哆嗦嗦的出言,他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

    目光所及,他看到,那张血色光芒交织而成的大网,居然出现了一丝裂痕,裂痕虽然十分的细微,但这也足够让他心惊。

    如果不出意外,血魔杀阵可能要被破掉了。

    “不好。”陈度大惊失色。

    一咬牙,他直接断掉了自己的左手,血雨飘洒,他将左手抛出。

    左手被抛出的瞬间,有黑色雾气涌现,一刹那间,那左手立即变得腐臭不堪,手骨也在瞬间化为齑粉。鲜红的血液,刹那间化为黑雨,铺天盖地,向血魔杀阵笼罩而去。

    黑雨洒落,虚空一震,无边灵气疯狂涌来。那一张血光交织而成的大网,也在刹那间放出血色毫光。

    那一丝极其细微的裂痕,也在一瞬间消失。

    血魔杀阵溃散迹象立即止住,而陈度,脸色更加苍白。

    “师兄,你...”这一幕,让方小林有些触动。

    他们虽然是黑白魔宗的弟子,门中更有断骨再生的玄奥法门。但那法门,却甚是难得,除非为宗门立下大功,才有可能获得这样的玄法。

    而陈度,并没有修习这样的功法。左手断掉,那就真的没办法恢复了。

    “龙敖这小畜生,震碎我五脏六腑,我虽然能活下来,但修为必然退步,实力再难存进。此仇,不共戴天。只要能杀了这畜生,断掉一只手,又算掉了什么?”陈度咬牙,沉声说道。

    方小林默然不语,扪心自问,他是没有办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壮士断腕,这需要极大的勇气。这份勇气,他却是没有。

    “嘿嘿。看你还不死。任你狡诈如狐,也要死在我的手中。师弟,万一他真要脱困出来,就看我们两个了。我们师兄弟,定要将他彻底斩杀。”陈度看了眼方小林,见他有些惧意,便出言给他打气鼓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