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师徒!

作者:帅气的大叔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天御龙诀最新章节!

    大殿内,一把三尺长的宝剑正散发出漫天朱红色的光芒。红光耀眼,几乎要凝成实质,老乞丐和青月城城主左清玄被绵密的红光刺的落下眼泪来。

    三尺长的红色宝剑沉浮不定,宛如一轮小太阳,散发着极其强大的威压。

    左清玄身形奇快无比,催动玄功,元气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便抓向那口红色宝剑。

    红色宝剑虽然散发出强大的威压,但相对于之前,已经和煦温顺了不少。

    一张北冥图残图被焚毁,上面奇形怪状的文字和符号,尽数被红色宝剑所所吞噬。而红色宝剑,威力强大,不可揣度,比先前他所收取的所有的宝物都要强大。

    就连傻子都知道,红色宝剑的不凡与珍贵,更何况是左清玄这样的人杰呢?

    他第一时间就冲上去,收取三尺有余的红色宝剑了。

    便在这时,身穿血色长袍的男子嘿嘿冷笑,眼中杀机毕露,毫不掩饰。

    “乖徒儿,为师说过,让你一辈子待在青月城。今日你出现在这里,是你失言在先,死在我手上,却也怪不得师父了。”

    身穿血衣的男子嘿嘿冷笑,猛然出手,大手拍出,一只血色手掌突然出现,伴随着惨叫声、哭喊声、尖叫声,恶狠狠的拍在了左清玄的身上。

    “噗。”

    左清玄避闪不及,当场就吐出一大口鲜血来,血雨飘洒,左清玄整个人像是稻草扎成,

    划过一道弧线,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嘭!

    咔嚓、咔嚓!

    烟尘弥漫,伴随着细微的咔嚓声,左清玄的身下,坚硬无比的晶壁地面,居然出现了一道道狰狞可怖的裂痕。

    “咳咳!”

    左清玄被拍的骨断筋折,重重一摔,更让他浑身酸痛,五脏六腑火辣辣的,像是有一团烈火在五脏六腑中燃烧。一时没忍住,左清玄又咳出一大口血来。

    被身穿血色长袍的男子出手偷袭,眼看着就要到手的宝剑,又变得触不可及。左清玄心中的怨恨可想而知,简直倾尽五湖四海之水都难以洗刷。

    他抬头看着身穿血色长袍的男子,那男子正在放肆的大笑着,他的笑容,和过去一样,放肆且张扬。

    左清玄的思绪,不禁回到了过去。

    “你要离开黑白魔宗?”

    “师姐已死,我对黑白魔宗,已经别无留恋。师父如果真的顾念师徒之情,便放我离去。我将带着师姐的一缕头发,找一个地方,了却余生。我虽然身不在黑白魔宗,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师父的大恩大德,永远不会与黑白魔宗为敌。”

    “呵呵。你可知道,我黑白魔宗的弟子,从来没有能活着离开宗门的?一日为黑白魔宗的弟子,终身都是黑白魔宗的弟子。想要背叛师门,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恳请师父同意。”

    “也罢。那件事情,总之是我亏欠了你师姐。你师姐和你私交甚厚,既然你要离去,我也不为难你,接我三掌,如果不死,我准你离开宗门。”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心头。

    想起过去,左清玄心中恨意滔天,有一团炽热的火焰在他的心头燃烧。打从他离开黑白魔宗的那一天起,他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斩杀黑白魔宗的宗主了。

    黑白魔宗的宗主,虽然是他的师父,但因为他师姐的事情,左清玄心中已经对血衣男子毫无半点感激之情。师徒情分,因为他师姐的死,也彻底被斩断了。

    从他师姐死的那一刻起,左清玄心中,便只剩下了对血衣男子的仇恨。

    此刻,俩人再次相见,相隔不过六七丈的距离,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左清玄咬牙切齿,更是恨不得想要生吞活剥了血衣男子。

    似乎是看到了左清玄眼中的恨意,身穿血色长袍的男子冷笑道:“怎么?不服气?师父终究是师父,我的实力,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也不想想,当初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怎能承受住我三掌?又怎能活到今天?”

    “凌炎老狗,你住口。”听黑白魔宗的宗主凌炎提起过去,左清玄怒不可遏,疯狂咆哮道:“你这个老贼,人面兽心,根本不顾念师徒之情。你不但逼死师姐,对我出手时,也是招招毙命。第三掌,你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要将我击杀当场。这些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实力虽然不如你,可也不是傻子。你的险恶用心,早就被我看穿。”

    “哦?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当初,接了我三掌之后,你从地上爬起来,硬撑着身子,冲我磕头,嘴里喊着,谢师父手下留情。”凌炎倒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就笑了,“我原以为你是真心谢我,原来却也是在敷衍。人心难测,为师我都被你欺骗了。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承受住我第三掌的?”

    凌炎话音落下,左清玄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布包,布包打开,里面是一些破碎的闪着黄色光芒的金属碎片。

    只是扫了一眼,凌炎便心中了然。

    凌炎眉头紧锁,他的脸上,阴云密布,阴沉的有些吓人。

    “难怪你能承受住我倾尽毕生功力的一掌,原来,魔使大人赐给你师姐的宝物,你师姐竟转手送给了你。不过,那又如何?今天,你一样要死。当初,你离开宗门之时,我曾说过,只要你不离开青月城,我便保你性命无忧,如果你离开青月城半步,我定然出手将你斩杀。现在,是你自己找死,却也怪不的我。”

    “哼哼,谁死谁生,还尚未可知。凌炎老狗,今天我就算拼尽性命,也要将你斩杀,用你的狗头,来慰藉师姐的一缕芳魂。”

    左清玄咬牙切齿,恨意滔天。然而,他却没有傻傻的冲上去,和凌炎拼个你死我活。

    身形一闪,他又扑向那口闪着红色光芒的宝剑。

    左清玄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凌炎有着不小的差距。而那口闪着红色光芒的宝剑,是他取的胜利的唯一机会。

    北冥剑仙神秘无比,他留下来的宝物,威力强大。只有获得宝物,才有可能凭借宝物的威力,将凌炎当场击杀。

    对于这一点,左清玄心中盘算的很清楚。

    这也是他违背诺言,来到北冥仙域的初衷。

    宝剑已出,左清玄急于夺的宝物,和凌炎拼命。此时此刻,他再也顾不得了。

    一阵阵黑色雾气,从他体内逸出,左清玄的身子,立即干瘪下去。原本宽大厚实的手掌,在几个呼吸间,就变的干枯,只剩下了一层皮。满头黑发,也变的灰白。他的生命精华,在迅速的流逝,左清玄似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与此同时,左清玄气势节节攀升,实力在瞬间提升了三五倍之多。

    实力提升,左清玄干枯的爪子一划拉,直接祭出一幡一尺两件宝物,分别打向凌炎和老乞丐。

    那口散发着强大威力的红色宝剑,是左清玄准备用来和凌炎拼命的。这是他必得之物,他不允许这口宝剑,被别人抢走。

    “哼。蠢货,敌我不分,愚蠢至极。”眼看着一杆长幡向着自己压迫而来,老乞丐忍不住破口大骂。他并不出手抢夺宝物,顶着缺了角的破碗,老乞丐折返身子,居然向着凌炎袭杀过去。

    “嗯?你这是找死。”这一幕,让左清玄和凌炎都是一愣。凌炎更是怒不可遏,破口大骂,“你这个老乞丐,我与你无怨无仇,你竟然这么急着找死?也好,我便成全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