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九莲霓裳曲!

作者:帅气的大叔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天御龙诀最新章节!

    之所以又模鼻子。

    是因为龙敖也有些不好意思,他以前从来没弹过琴,说起来这也是第一次要弹琴,当然拥有赤炎尊者的记忆的他知道自己肯定会弹的,就像是继承了赤炎尊者的炼药技能可以直接炼药一样,他也可以直接会弹琴。

    只要按照记忆中的来就好了。

    “弹?”

    “龙兄弟,你还会弹琴?”

    “这……”

    龙敖说的话也是让方青玉林清月等人都愣了。

    “不介意,自然不会介意。”而此时香琴姑娘也是回过神来,连说着道:“若是袁青先生从未面世的曲,能在香琴的琴上现世,那是香琴的荣幸。”

    说着她站起身来。

    “恩,那行,我只弹一次,你仔细听。”龙敖见此则是这般说着,也是站起来就向香琴的琴走去。

    一般来讲,一个爱琴之人,对于琴的珍贵程度是很高的,除了侍奉丫鬟以及琴到好友之外,其他的人碰自己的琴他们是不乐意的,所以刚才龙敖才那般问了句。

    不过龙敖知道现在香琴不可能介意。

    之后。

    在众人的瞩目下,龙敖很快就是坐到了先前香琴所坐的位置,他自然没有香琴白衣如仙的气质,不过这般坐下来龙敖脑海中关于琴的记忆也是愈加清晰了些,那赤炎尊者对于琴道也是很有造诣的,他活了不知道多久了,好几万年了,那般多的时光,学习了很多东西,什么棋琴书画炼药炼丹炼器种种都有涉猎,并且造诣还都不低。

    “龙敖那小子说什么?”

    “他要把袁青先生的琴曲弹出来?这小子还会弹琴?敢在香琴姑娘面前班门弄斧?是要自取其辱吗?”

    “他不会真的有琴曲吧?”

    “还真的有?”

    “真的假的?”

    醉香楼里面的隔音其实是不好的,因着先前跟柳溪山的冲突,也因为袁青未出世的琴曲的传奇色彩,所以以至于现在很多醉香楼中的人都暗暗关注龙敖他们。

    此时有人怀疑有人期待。

    “开始了。此曲,名为九莲霓裳曲,乃是袁青失去挚爱时心碎之作。”龙敖双手放在了琴上。

    “真的懂琴!”香琴姑娘一看到龙敖的手势,就知道这一次自己没有选择错误,懂与不懂琴,双手放上去的姿势就看得出来,听到龙敖所言,她更是鼻息了。

    “九莲霓裳曲?”

    “失去挚爱时,心碎之作?”

    “袁青先生还有这样的遭遇?”

    其他人一个个也是一样,听到龙敖所言,连方青玉方婉灵林清月等人都同样屏息了,龙敖本来穿着普通长袍,坐在琴身之后并没有香琴姑娘的气质,可他的双手一放在琴身之上,瞬间整个人的气势就变了,他们也就油然而生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一次的事情,龙敖并没有说假话,一个个自然期待。

    连一旁侍立的香琴姑娘的侍奉丫鬟,以及其他人的下人丫鬟们,都是同样屏息。

    琴圣袁青的名字,早就已经是传奇。

    叮。

    而在众人的注目中,龙敖的手随后也是动了,他脑海中赤炎尊者的记忆,关于弹琴的那部分动了起来,让得龙敖的手也是轻盈灵动,一弹,龙敖就突然生出来一个感觉,那就是自己已经弹琴弹了好几百上千年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一次次琴弦的震颤也是传出来一个个高低不同的琴音,大小高低各异的琴音组成了轻盈婉约的动听乐章,瞬间在众人的感官中,空中都好像漂浮着乐的精灵。

    “果然好听!不愧是琴圣袁青!”方青玉这个门外汉都是沉醉了,安静听着。

    “好好听的前奏,这前奏简直神妙……是袁青先生的风格!是袁青先生的风格!这一段的尾音,明显带着袁青先生的琴风……”香琴姑娘则激动了。

    “不愧是琴圣,真是灵动悦耳啊……听来让人心情都好了,心中有一种甜蜜快乐的感觉。”陈慕同样也是进入了琴曲的情境。

    “不是说是心碎之作么?怎么听着有一种热恋的美好?”林清月则是眼眸流动。

    不错,

    此时的琴音是灵动悦耳的,让听者都不由得想起来在情深的时候,跟最喜欢的人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有一种比翼齐飞的甜蜜的快乐,这九莲霓裳曲的开始就是这般,袁青创作的时候,就是心碎中回忆着跟挚爱的种种甜蜜美好……。

    “明明说是心碎之作,却如此甜蜜美好动听得过分……”香琴姑娘也是沉浸在琴曲中,宛如回到了自己情窦初开的那一年,可身为在琴道上造诣不浅的人,她知道,前面的甜蜜越甜蜜,后面的心碎就更加让人心碎。

    她看着那一边早就已经闭目的龙敖,心中也更加震惊:“竟然完全闭目!根本不看琴!这龙公子的奏琴造诣,也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难怪,这曲一出,就让我都沉浸其中,瞬间被拉人了琴曲的意境中!”

    果然,

    香琴刚刚这般想。

    坐在那儿弹奏的龙敖的手势一变,本来甜蜜轻盈快乐的琴曲,顿时就是琴风一转,徒然变得忧愁哀怨起来,让人好像可以看到一对甜蜜的恋人,本来快快乐乐双宿双飞甜蜜深情说好要一生相守的恋人,突然之间遭遇了变故,不得不分离了,不见了,从最快乐的天堂,坠落到一个人的地狱。

    只能一个人以琴相伴独自思念着那个挚爱的她。

    一次次想起她,在想起她的甜蜜中甜蜜,又在没有了她的心碎中心碎。

    这哀怨的心碎更从平缓在有层次的琴曲结构中攀升,直到最后到达了高、潮,那让人揪心的心碎也在此刻到达了极致,龙敖的手的动作也是变得高速起来。

    那种心碎好像是在呐喊,在撕裂,在咆哮,在哭诉,在哀泣,在痛嚎。

    在这一刻。

    瞬间,

    香琴姑娘甚至潸然泪下。

    其他方青玉方婉灵林清月等等人一个个也都同样眼眶湿润了。

    这不只是因为琴曲实在是绝好,也是因为龙敖的奏琴技艺已经到达化境,甚至香琴姑娘的侍奉丫鬟心中都在惊叹,龙敖的奏琴技艺已经给她们一种错觉,那就是龙敖的奏琴造诣已经比香琴姑娘还要高很多很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